爱歪歪小说网 > 诸天试武 > 第9章 谢飞鸿下山
    一夜无话,第二天清晨,吃过早饭之后,谢飞鸿便带着谢安和老管家为他们准备的东西离开了神剑山庄。

    看着自己家少庄主离去的背影,前来相送的谢九不由有些担心道:“谢三,你说……少庄主此行不会出什么事吧?”

    “胡说什么!”老管家闻言面色不由一变,呵斥道:“有神剑山庄历代祖灵的保佑,少庄主怎么可能会出事情!更何况……少庄主现在的武功相当不凡,又有谢安这个老江湖在,怎么可能会出事!”

    其他的先不说,对于自家少庄主的武功他可是亲身体会过,对于这一点,他相当的有信心。昨天晚上,为了试一试谢飞鸿的底,老管家直接为老不尊的换上了一身夜行服,然后蒙面直接切入了自家少庄主的房间中进行试探。

    然后,一把刀!一道痕!那仿佛连灵魂都要撕裂的痛,那仿佛要将天都斩裂一样的心!便刻入了他的心间!

    所以老管家现在非常有自信,只要是自家少庄主不着了宵小的道,正面硬撼起来,恐怕就是有着剑仙之称的白云城主叶孤城都拿不下自家的少庄主的刀和人。正面接触过谢飞鸿的刀险死的老管家,就是有这种谜一样的自信。

    其实老管家不知道的是,他昨天夜里所面对着那把刀其实还并不是谢飞鸿的极限。而他之所以能够从刀口之下逃生,也并不是他足够的幸运,而是谢飞鸿有意为之。

    要知道由于谢飞鸿二世为人,因此他的灵魂神识本就高于常人,再加上他穿越的那个本源世界,最起码也是个高武世界。所以相对于6小凤传奇世界来讲,他在灵魂神识方面的优势就更加明显。

    因此谢飞鸿更容易理解一些东西,对一些危机的感应更加敏锐。所以其实在老管家刚刚踏入一定区域的时候,谢飞鸿就已经察觉到了他的出现。

    再通过对方的步伐,气息等方面,谢飞鸿直接锁定了对方的身份,同时也大概猜到了老管家的目的,所以谢飞鸿的那一刀才没有直接劈死老管家。要不然的话,昨天就没这个人了。

    神剑山庄这边,谢飞鸿正式出山,踏入江湖。而另一边,金九龄也通过自己的师哥苦瓜大师找到了江湖之中号称最聪明的人也是最爱管闲事的6小凤。同时通过激将法的方法,将6小凤给卷进了这个由自己编织的大案。

    他想看看,自己编织做下的这个天衣无缝的大案,究竟能不能瞒过自己最强的对手,6小凤这个号称天下第一聪明的人。

    其实按照常理来说,像是这个案子最保险的处理方式,应该是由他自己来处理。不管他是想栽赃,还是想淡化此事,都有很多种方法可以处理得完全。

    但是他就是不服,不服6小凤居然会被称为天下第一聪明人。而之所以他会找6小凤来办此案,就是想满足自己内心的那股成就感。耍耍一般人那不叫本事,耍了6小凤那才叫真能耐!

    6小凤当然不知道自己又被自己的朋友坑了,他正在用尽手段找线索,他一定要查清楚这个既绣花,也绣瞎子的大盗究竟是什么人?

    另一边谢飞鸿和谢安两个人终于赶到了山下的一座小镇,他们准备在这里稍微休息一下,然后就继续向东南方向赶。

    “少庄主,来,这种粗活就交给我吧,您先进去坐,我这边马上就过来,”谢安接过谢飞鸿的马缰,然后和店小二一起牵着马向马棚赶。没办法,谢飞鸿骑的马性子实在是有些烈。陌生人的但靠近的话,恐怕上去就是一蹄子,躺个十天半个月还好,万一要了对方的命那就麻烦了。

    “嗯,”谢飞鸿应了一声,然后便进入了这小镇中的唯一一家客栈,随意点了几个小菜,然后就开始闭目养神。

    很快,谢安便已经转回,同时安东尼点了几个小菜也纷纷被小二拿上来。

    “少庄主,先等一下,”谢安见自家的少庄主似乎马上就要准备用饭,于是连忙拦了一下然后低声道:“出门在外,还是小心为上。让小的先检查一下,然后您在用膳。”

    “也好,”谢飞鸿闻言不由点了点头,其实以谢飞鸿现在的身体素质,和他身上所凝炼的气,一般的毒根本就奈何他不得。不过既然自家的仆人开口了,谢飞鸿也不好拒绝他一片好心。

    毕竟这东西解释起来实在是有些麻烦,自己总不可能自己当对方的面灌瓶毒药,以示自己百毒不侵吧。

    见谢飞鸿答应了,谢安连忙不动声色的拿银针以及一种非常特殊的试纸纷纷试了一下,连餐具和水都没有放过。然后又挨个菜仔细品尝了一下,运功试一试,现自己的内息没有一丝涩感,便冲着谢飞鸿点了点头,示意可以用餐了。

    小地方小客栈,自然是没有什么像样的东西,不过果腹还是没有问题的,于是两个人纷纷开始进膳。就在两个人用餐完毕,决定结账离开这里的时候。突然邻座几个一看就是江湖中人的话语让谢安勃然变色,也让谢飞鸿决定暂时留在这边。

    单手按在谢安的肩膀上将他面色阴沉的他给按在座位上,谢飞鸿一边像品味美酒一样品味着杯中的水,一边听着邻桌几个不知死活的江湖客的大放厥词。

    “听说了,神剑山庄,就是那个江湖上最大的笑话所在的山庄,又有一批货被劫了。”一个一脸络腮胡,右脸处有一道刀疤的彪形大汉一边喝酒一边幸灾乐祸道。

    “真的?”另一个少了一颗门牙的男子闻言微微一愣,连忙出言问道:“谁有这么大的,这可是神剑山庄!”

    “神剑山庄?哈哈,”疤脸大汉嘲笑道:“那是以前,现在他们就是个笑话山庄。有一个放着家传绝世剑法不学反而练刀的江湖上最大的笑话当庄主,是我也敢劫他们!”

    另一个鼻子上有个鼻环的闻言不由面色一变,连忙竖指挡在嘴前,然后压低声音道:“嘘,曹爷,小点声,这里离神剑山庄可近,被他们听到了……”

    “听到了又怎么样!”疤脸大汉打断了对方的话,不乐意道:“我告诉你们,神剑山庄现在就是块肥肉,他们自身都难保了,还能奈我何。”

    “自身都难保了?”另外两个人闻言,不由相视了一眼,然后出言道:“曹爷,此话怎讲啊?”

    疤脸大汉将碗中的酒一饮而尽,向四周看了一眼,然后微微一俯身悄声道:“听说过清风十三寨吗?”

    “听说过,”两人一了点头道:“绿林中有名的强人。”

    “神剑山庄已经被他们盯上了,你说他们还有顾及别的的时间吗?”疤脸大汉狞笑道。

    “什么?!”两人闻言不由一惊,然后将本身就以压低了的声音再降一格道:“那曹爷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有朋友在那边,”疤脸大汉得意道:“本身他还想邀请我去的分一杯羹的,但是你们也知道,我这刚好有事抽不开身,要不然……哼!我一定要让那个江湖上最大的笑话知道知道,刀,不是什么人都能练的!”

    “哦?”就在疤脸大汉得意洋洋冲着自己两位兄弟摆谱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出现在他耳边,将他的酒都吓醒了一半。

    “我还真想知道知道,刀,究竟应该怎么练!要不,这位大名鼎鼎的曹爷,你教教我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