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歪歪小说网 > 挑个相公回天界 > 第12章 有匪君子,如圭如璧
    比试已经结束,客栈大堂也恢复了原样,围观的众人也都散去,该去休息的休息,该去吃饭的吃饭。

    玄仪被夏哈甫邀请,同桌进了早餐,在这过程中互相也熟悉了起来。

    “夏哈甫弟弟,你们到暨国是为了交易还是为了游览一番?”玄仪已经吃饱,一手撑着头一手轻敲着桌子,悠闲的看着还在吃东西的夏哈甫问道。

    这孩子的就餐习惯真的与他们乌羌国的人完全不同,看看隔壁桌他的随从便知道了,狼吞虎咽,就和不用咀嚼一般,在玄仪还没吃一半的时候,他们就早早都吃完了。

    但是夏哈甫却是细嚼慢咽的,餐桌礼仪不像是乌羌国的人,却和暨国人相似,而且还是名门望族才会有的习惯。

    放下手里的筷子,夏哈甫皱着眉头看向玄仪,“夏哈甫就夏哈甫,后面的弟弟可以不用说。”

    “我觉得叫弟弟才显得我们关系亲密啊,是不是夏哈甫弟弟。”

    别看玄仪是一个上神,在天界除了流火和酒神外,也没人敢与她玩笑,其实她是一个非常喜欢开玩笑的神,奈何身份所限,气质所致,平日里除了流火和酒神会来找她说说话外,她都是一个人独处。

    神有神的生存法则,若不是被流火坑到了下界,她是不可能会使用凡人的身份生活的。现在既然暂时回不去了,那便不如随着本心找找乐子,痛痛快快的活一世也就是了。

    面对着玄仪无赖的做法,夏哈甫挫败的发觉自己不是玄仪的对手,气闷的拿起筷子继续吃饭。

    “你还没说你们到暨国来是为了什么。”

    “你不知道食不言,寝不语嘛。”

    “这是我们暨国的规矩,你是乌羌国人,不用遵守。而且我已经吃完了。”

    “……”

    叹了口气,夏哈甫再次放下筷子,“我是来暨国拜访亲友的。”

    “你有家人在暨国?”玄仪惊讶的打量了一下夏哈甫,怪不得她看夏哈甫的容貌与其他乌羌国人差异很大,想来应该是他继承了暨国人的面貌特征导致的。

    点了点头,夏哈甫回道:“嗯,我的母亲是暨国人,这次我是去京城看舅舅的。”

    都说男孩像母亲,看夏哈甫的模样就能想到,他的母亲定也是位美若天仙的女子。

    “去京城的距离可不近,你们就这些人一同行走,可是有些不太安全了。”看了看夏哈甫身边就带了这四个随从,玄仪不认同的摇了摇头。

    虽然不太想承认,但是哪里都有好人和坏人,从溪山城到暨国京城的路途遥远,说不上这一路上会遇到些什么意外发生。

    夏哈甫听到玄仪说他带的人少,他的脸上微微红了一下,小声道:“其实理应不止这些人,只是我……他们四个是我的亲随,武功都很不错,护我去到京城不会有什么问题。”

    “嘿,看来我的夏哈甫弟弟身份不太一般呢。”玄仪这种老妖精,什么人没见过,一看夏哈甫的样子便清楚了,想来夏哈甫的身份在他们乌羌国里并不一般,不是王孙贵族也相差无几了。

    被玄仪说的愈加脸红,夏哈甫微嘟着嘴唇道:“之前与你并没想相交,不告诉你也是应当的。现在既然我们都是朋友了,告诉你也没什么。正式介绍一下,我是乌羌国王最小的儿子,夏哈甫?哈里克,我的母亲是暨国皇帝的妹妹和宁公主,你可以称我为夏哈甫王子。”

    “原来你的身份竟然是一国王子,真是失敬失敬了,夏哈甫弟弟。”面对一本正经的夏哈甫,玄仪依旧毫不在意。只是对单纯的夏哈甫更多了一些好感。不过这孩子如此单纯,他们不过刚刚相识,便将自己的老底都交代了出来,若她不是好人,对他起了歹意,他便危险了。

    看得出玄仪是真的对他的身份不太在意,本来还想用自己的身份让玄仪吃瘪的夏哈甫顷刻间便泄了气,打又打不过,吓也吓不住,他还是得被玄仪欺负的死死的。

    闷闷的,夏哈甫再次拿起筷子吃起了饭。

    看着夏哈甫一脸吃瘪的样子,玄仪笑的很是得意:小样,在你伟大的剑祖上神面前显摆身份,你还差的多呐。

    就在夏哈甫终于吃完饭的时候,客栈门口再次传来了骚动。

    一阵整齐划一的脚步声渐渐传来,并停在了客栈门外,之前还声音嘈杂的客栈大堂,就像被人按下了静音键,忽然变得静悄悄的,大堂中的众人都一脸惊讶的看向客栈的门口。就连夏哈甫都睁大了眼睛看向那边。

    “今天可真够稀奇的,这客栈是被人开了光吧,事这么多。”

    玄仪是背对着客栈门坐着的,她看到大堂里众人的反应后,嘿了一声,也好奇的回头向门口望去。

    客栈门外分两队站了十几名士兵,站姿挺拔给人一种不容侵犯的凌厉气势。一个挺拔的身影似沐浴着阳光自士兵之间而来,白色的锦衣折射着光芒,带着上位者的威仪。

    再看向来人的容貌,玄仪才知道为什么客栈中的众人都是那般模样,实在是这人的样貌便在玄仪眼中也是万里挑一的俊美无暇,一举一动都是那么温文尔雅,气质如兰,当的是,有匪君子,如圭如璧。

    来人步入客栈大堂便直直向着玄仪这一桌而来,待到近前,他用温润的令人极为踏实嗓音道:“我便知道这次你又想独自跑到京城去,还好让我在这里把你堵住了,否则如何与姑姑交代。”

    姑姑?嗯?

    玄仪看了看来者,又看了看夏哈甫,心中已有答案。

    果然,见到来人站在了面前,夏哈甫急忙站起来,向着对方行了一礼,乖乖的唤道:“云棠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