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歪歪小说网 > 挑个相公回天界 > 第15章 路见不平,出手相救
    玄仪眨了眨眼睛,看了看匪徒那边,发现对方人数不多,只有区区五个人,却都长得一副穷凶极恶的模样,手中那拿刀的架势也显示出他们都是些个中老手。

    而他们身上都基本染上了血迹,原先是不是只有五人,那便不得而知了。

    转头又看了看官兵这边。他们列队整齐,进退有度,衣着兵甲都是暨国的样式,看来她还是在暨国之内。

    官兵前面为首的两人其中一人穿着一身地方知府的官服,正一脸焦急满头大汗的看着那五个匪徒,急得想要走动一下,却又害怕匪徒误伤了人质,只得在原地不断搓手。

    另一人……

    嗯?

    这穿着铠甲的武将怎么这么眼熟?而且越看越像。

    就在玄仪怀疑自己看错了的时候,那名武将向她微微点了点头,侧面证实了她的猜想是对的。

    不会吧,他怎么可能在这里,并且还在协同一方知府剿匪?这暨国的皇帝心这么大的吗?

    这身穿铠甲协助地方官员剿匪的不是别人,正是暨国的三皇子云棠。

    玄仪怎么都想不到一国皇子居然会去从军,看起来似乎别人还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就在玄仪和云棠“眉来眼去”的时候,对面的匪徒不干了。

    “我警告你们别耍什么花样,快点放爷们几个离开!否则别怪我们让这小娘们身首分家!”挟持着女子的匪徒大声叫嚷起来,打破了现场的安静。

    被匪徒这么一吼,本来已经不哭的女子,又被吓得呜呜小声哭了起来。

    她这么一哭,又让这些匪徒变得更加烦躁,焦虑烦躁之下,手上的刀一斜,女子的脖颈便出了一道血痕,突然的疼痛让女子更加害怕,却再不敢哭出声来,倒是安静了不少。

    知府急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向着对面喊着,“莫要伤了秦小姐,莫要伤了秦小姐!你们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来,先把刀放下不要伤到了人质。只要你们放了秦小姐,你们可以安全离开,我杨东说到做到!”

    “少废话!刀放下来等着被你们的弓箭手万箭穿心吗?你当我们都是傻子吗?!”

    “好好好,是本官言语不当,你们稍安勿躁,不要激动。”

    玄仪站在他们中间,就看着他们你来我往的讨价还价,心道:现在她离开的话,应该不会影响他们谈判的气氛吧?

    正想着,她瞄到云棠在给她使眼色,于是将头转向他,便看到他嘴唇微微开阖,配合着眼神无声的说着:帮他救人。

    说来也怪,明明她与云棠不过见过一次面,连话也没说超过一句,但是现在她偏偏就看懂了云棠想要传递给她的是什么意思。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聪明人与聪明人交流的无需多言?哈,真有意思。

    ——为什么让我去救。

    ——你离他们距离够近,若是我去恐会有所疏漏。

    ——我手无寸铁,怎么救。

    ——你武功高强自是可以。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啊。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不好意思,本人不信佛祖。

    ——救下赏钱五十两。

    ——说什么银子不银子,路见不平,我辈之人自当出手相助!

    本来还在和玄仪讨价还价,却没想玄仪在听到赏钱之后,立马转了话锋。被玄仪如此的见钱眼开逗得一下没忍住,云棠轻笑出声。

    而这突然的一个笑声,让讨价还价正激烈的两边人都同时一怔。笑声简直与这激烈的氛围完全不符啊。

    就是此时!

    玄仪看准机会,提气纵身向着匪徒急射而去!

    现在玄仪的轻功身法若不是在此道修炼得极为出色之人,根本便没人能看清她的动作,从她起步到来到匪徒身边,也不过两息之间,匪徒根本就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从夺下匪徒长刀作为己用,到将秦小姐扯到自己身后,再到几个刀背将匪徒统统砸晕,这个过程让玄仪做的是行云流水,别说匪徒们根本毫无招架之力,就连官兵那边也统统都没反应过来。

    全程唯一能跟得上玄仪动作的人,除了云棠外,应该再也没人可以做到了。

    “壮,壮士高义!”在玄仪将人都放倒了好一会儿,云棠都已经开始指挥手下人上前将人绑好控制起来之后,杨东杨大人才反应了过来,高叫了一声,倒是吓了玄仪一跳。

    然后杨东转头又一脸崇敬的看着云棠,连连赞道:“原来云校尉那一声笑,是与这位壮士约定好的行动暗号,好一招声东击西!杨某人佩服之至!”

    呵呵了个声东击西。

    玄仪在一边暗暗翻了个白眼,对杨东的脑回路表示了极大的叹服。

    云棠轻咳了一声,也对杨东的夸奖表示了不太适应。之前那声笑,他的确是真笑,声东击西什么的……算了,随他怎么想吧。

    没再管杨东在那边自由发挥的夸赞,玄仪低头看了看她救下的秦小姐,便发觉她的脖颈处之前受的伤,还在流血,若是不及时处理,说不得最后便会留下疤痕。

    “得罪了。”告了声罪,玄仪取出她自己调配的创伤药,微微抬高秦小姐的下颌,小心的给她敷上药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皮肤若是留下伤疤,就太遗憾了。

    她专心在为秦小姐处理伤口,却没发现被她处理伤口的秦小姐一脸欲言又止的羞红脸庞。